好几个月了。

四月份回了一趟家,回来就搬到老朱家住,至今。再至五号,到港大。

四月到六月的这个季度,好像需要做点事情,可是却一事无成,至六月整月,不知所谓。

六月一晃而过,初到七月,到港大,至今已有十天,努力去计划并且执行一些日常工作,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候,无论是时间还是自己的状态。每天似乎有事情做,可是看看计划再看看结果,又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。

无力感来了。

好了,一拖再拖的回家计划已经被放到月底,希望不要再拖,把这边的事情搞稳定了,就继续下一步。

噢,对了,还有跟may的大计。过去一年什么都没做,真是令人讨厌的结果。


过年的时候,电视一般会放很多关于风水预测,汉字解读的内容。

解说到“舒”字的时候,特别有感觉,这种感觉并非从玄学的角度,而是打自己心里的想法。

舒字左右结构,拆开来就是“舍”和“予”。舍为舍得,予为给予。把合适的东西放手,赠予对方,得舒心舒服。

汉字的那个魅力呀~

零零散散的小事情

早几天跟May商量了一下,买了8号的机票,准备在白云机场降落。想想要回家,有点紧张和兴奋。

现在竟然有点害怕别人问我这几年过得开心吗,或者,今年有什么的收获。

开心不开心,好与坏,是与非。放下。

放下,放开,尘埃落定。我害怕别人问的原因是我还没完全放下,只是强迫自己用日常来填充那段,抑或在忙新的事情。


修身的事情,在这两天的讨论中显得如此的突出。回想起佳姐过来的那几天,确实怠慢了。有亲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为人处事会暴露一个人当下的状态,还有本性,以及是否可以跟之前给对方的印象一致。知行合一,而非夸夸而谈。以前给到好的,现在给到的应该更好。

笑容挂脸,注意仪容。

嗯呢。

恋爱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就在于,遇到那个人之前,会给对方设想很多条件,等到一天真的遇上了,之前的所有假设都会变成泡沫,只要那个人是他/她,其他的都没有关系了。喜欢不是设想,喜欢是心动。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爱意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,而你,为之痴迷。

十六岁的时候渴望亲吻,恨不得让舌头跌入对方口中湍急的漩涡里。二十岁的时候纵身跳入身体交缠的河流,沉浸在桃色的长河里不愿上岸。直到二十四岁的某一天,半夜从睡梦中突然惊醒,那一瞬间,忽然想要一个简单的拥抱,哪怕只有一分钟,甚至一秒钟,残留的余温也够我怀念许久。

蜜汁自信?

最近打了几场球,篮球和羽毛球。我不算是最早到场的那位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每每到场,总可以吸引一阵子大家的注意力。

以上,我的想象力好饱满?蜜汁自信?

maybe,哈哈。

羽毛球场上,几个有一定实力的男生喜欢给我组队,或者做我的对手。

比起专业人士,我的没有什么技术可言吧,就凭心里的一些意念去打,比如我会跟小朋友说球不能在我们这边场落地;不急着打,等球下来,看到了再打,连球都看不到,打啥?反正,体力我就比不上他们了,不打体力;好啦!要开始认真了;怎么开心怎么打,哈哈!

原以寻乐,何必较真。

冷空气

冷风夹雨,总算有点冬天的气息了。

比起以前,冷冷的空气不会让我联想到还没长出来的冻疮,反而提醒了我该添衣保暖,多喝热水。


夏天的风热起来让人感觉烦躁,冬天的风冷起来让人感觉清醒。

冬天的风,被添加了很多元素,特别在湿冷的广东,风变得有温度,有声音。

风除了在耳边呼呼而过,顺带来点带海盐的天然保湿成分。

在冷风里行走的人们,总会被掺杂在里面汤味、饭香、菜鲜所吸引,哪怕这些味道只是擦身而过。

冬天的风可以令食物的味道变得更清晰。


我累了,真的是累的那种,感觉没力气。因为昨晚熬夜了,大早上精神满满,可是还是坚持把这几天要写的写好吧,拖延症是个恐怖的东西,现在不做,明天也不会做了。

今天是降温的第三天,冷风夹雨。晚上到思家吃饭,还有带上老朱。

突然发现,身边还很多爱着自己的人,怕我穿不够,怕我吃不饱,怕我长不胖被风吹走,怕我在原地静止不动而又没有方向,怕我没酒喝。所以你们就请我喝酒,给我衣服,叫我多吃点长肉,电话给我聊很久很久。

不要问自己值不值得得到大家这样那样的宠爱,无论怎样,都值得。


others

1。

当有些人知道我又开始写的时候,问我有多少人看。我说,没人看吧,我自己看咯。

为什么一定要有浏览量...

迷妹s ·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

迷妹s

继前天身边惊现一迷弟之后,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一些迷妹,比如喜欢跟我呆在一起,问为何,答不知道,就是喜欢;比如喜欢跟我一起吃饭,问是因为我吃的多,答是因为跟你吃饭开心。

蜜汁情况。


天下无不撒之筵席

今晚跟may处理完工作上的计划后,帮她揉了一下肩,顺带聊了会。

很多人会觉得我心大,包括may。她会想念一些人,我说我也会,会为某些人感到可惜,人生里面有人上车有人下车,很正常,不是么。而且也不是只有我是这样子。

当我说到自己欣赏战平的那种心态的时候,may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的,不知道经历了什么,后来就变得“疯疯癫癫”了。笑。

我想我现在也有点这样的状态吧。


我一直很害...

©TTang | Powered by LOFTER